首 頁   關于協會  組織機構  協會動態  學術會議 科普宣傳  對外交流  癌癥康復  期刊雜志  科技服務  科技獎勵  協會黨建  會員服務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抗癌協會 > 抗癌前沿信息 正文
吳孟超:大醫風范感動中國
2012-03-22 02:51  稿源: 中國科協

  吳60年前,他搭建了我國第一張肝臟手術臺,從此再也沒有離開;年屆九旬,手中的柳葉刀游刃肝膽,精準不減當年;心中一團火,守著誓言,從未熄滅。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馬,要把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在不久前“CCTV感動中國2011年度人物”評選中,一生與患者肝膽相照的吳孟超院士以德才兼備的大醫風范當之無愧地獲選。繼2006年1月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之后,這位至今依然堅守在醫療一線的老科學家再一次感動了中國。

  奠定我國肝臟外科解剖學基礎

  20世紀50年代末的中國,肝臟大手術無人敢做,相關書籍也寫得非常簡單,難以解決臨床問題。吳孟超與方之揚醫生一起廢寢忘食將美國人編的《肝臟外科入門》一書翻譯出版,成為進軍肝膽外科學的“熱身賽”。

  治療肝臟疾病從哪里突破?當然得從解剖學入手。肝分左右兩葉,過去不少人一直人云亦云,吳孟超卻非要親自看看,直接觸摸。那時,吳孟超小組為了制作肝臟腐蝕標本,曾嘗試用塑料、X光膠片等作填充材料,但都不理想。中國乒乓球隊容國團獲得世界冠軍的消息啟發了苦思冥想中的吳孟超,他創造性地將乒乓球溶解后注入肝臟血管,定型居然成功了!大小血管縱橫交織成的完整肝臟構架如同美麗的珊瑚。1959年4月,吳孟超小組制成了中國第一具能滿足科研需要的肝臟腐蝕標本,預示著他們在突破禁區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開創“常溫下間歇肝門阻斷切肝法”

  中國是乙肝和肝癌高發區,由于無法手術治療,許多肝癌病人只能等死。掌握肝臟解剖學后,吳孟超知道了肝有一定的分葉,每一肝葉有相關的動脈、靜脈和肝管的支配,按肝的分葉切除,理論上不會出現過多并發癥;也明白了在上世紀60年代初實施的規則性手術切除是肝癌獲得根治的唯一希望。

  過去經典的切肝法是在低溫麻醉下進行的,就是先將病人全身麻醉,再把病人浸泡在冰水中,待病人體溫降至35℃以下,才開始做手術。這種方法不僅費力費時,看上去悲慘,病人還往往會有并發癥。吳孟超在人性化理念的驅動下,首先在動物身上開創了“常溫下間歇肝門阻斷切肝法”“常溫下無血切肝法”的實驗,取得了一系列成功。終于在1960年3月1日,在常溫下主刀完成了中國第一例成功的肝臟手術。

  禁區打破以后,吳孟超于1962年完成了“肝葉切除術后代謝改變的研究”課題,降低了并發癥,提高了手術療效。1963年夏,他又和同事們成功地為一名患者實施了中肝葉切除術,突破了“禁區中的禁區”,這標志著中國肝臟外科已躋身世界先進行列。

  “好醫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裝的是人”

  “說我膽子大敢闖禁區,其實在手術上我一向是小心翼翼,慎之又慎的。”吳孟超表示,他之所以敢做肝中葉切除術,說到底是有了過硬的解剖理論與實踐,更重要的是他始終將裘法祖老師的教誨裝在心里,為將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可以不顧個人的榮辱得失。他每每向學生強調:“一個好醫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裝的是人。”他每次接診,都與病人聊聊家常,拉近與病人的距離。冬天查房,他總是先把自己的手捂熱,再去觸摸病人的身體,還常常用額頭去感覺病人的體溫。做完檢查,他也不忘順手為病人拉好衣服,掖好被角,擺好床下的鞋子。每年大年初一,吳孟超都早早地來到病房,給住院病人一一拜年,送上新春的第一聲祝福。他還在醫院里定下規矩:在確保診療效果的前提下,盡量用便宜的藥,盡量減少重復檢查。

  很多人覺得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是吳孟超事業的頂峰了,可這位身板硬朗的老人絲毫不肯停步,又聯合湯釗猷、顧建人、王紅陽、楊勝利、聞玉梅、鄭樹森等院士,向國務院提交了“集成式研究乙型肝炎、肝癌發病機理與防治”的建議案,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被列入“十一五”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目前,他正在領導建設“國家肝癌科學中心”和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安亭新院,打造世界上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他說,過去的自己是一個實踐者,現在的自己更是一個肝臟外科未來事業的“搭臺人”,而他的同行們則敬佩地稱他為“無影燈下的常青樹”。

 

版權所有:中國抗癌協會 | 技術支持:北方網 | 聯系我們
津ICP備09011441號

500彩票网站登录